感受着你的呼吁想想曾经的点滴济南,    下过

作者: 情感专区  发布:2019-08-30

因为缘分,我们相聚隔着千山万水对着屏幕发送着这个世界的真情因为相聚我们懂得珍惜旅途中我们倾听着彼此的文字有喜悦、有心酸、有激动虽然出身不一但是都愿意放低优雅的身姿诉说着你我的心灵这世界没有不经世俗的人经历了才会知道知音难求岁月蹉跎沉淀着心灵的故事记录着生活的点滴莫然回首彼时也是繁华过锦可今,对着镜子才看到自己已被柴米油盐所侵蚀不要害怕,不要退缩坚持就是生命的真挚爱着你的爱,感受着你的呼吁想想曾经的点滴济南:7-22欢迎畅聊人生:1505105907

    下过雨的夜晚,让第二天的早晨,空气格外清新。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不看新闻不觉得下了一场酸雨。

  那雨后的彩虹,在哪里呢。

  桉木躺在病床上,挂着吊瓶。

  只觉得喉咙有点难过,仔细想想自己可是靠声音来吃饭的。

  昨天夜里,京撑着雨伞,正找寻何处有出租车的踪影。车没找见,她却找见一个人影。

  一位少年模样的人躺在车道旁的左右两条绿茵里,京觉得这个少年有点面熟,才想起,好像是自己朋友的朋友。

  京便急了起来。

  “喂,醒醒,你怎么了?”

  “头...头有点晕”

  “...能走吗?”

  桉木想要起身,但摇摇晃晃几步,又逃出了京的雨伞范围。

  “你这个男人,可真没用。”

  “...我...我可以走的!”

  说完,又摇摇晃晃的,朝着不知何方的未知领域前进。

  “得了得了,我们回去找楠柯”

  京抗起桉木的手臂,雨水冰凉凉的,京却有那女子少之又少的阳气,温温的手臂,使桉木感觉到舒适感,便依赖着,不省人事般,承受着京的拉扯。

  之后,京的脚,踏入了自动门...

  看见楠柯提着外卖,一脸呆滞。

  回想起昨天夜里的事儿,桉木觉得多少有点难为情,毕竟自己作为男人。但又觉得自己吃到了豆腐,又有点兴奋的感觉。

  正在这么想的桉木,楠柯突然冲门而入,吵到了隔壁正在休息的一个小女孩,她的家长确切的说应该是奶奶,用凶神恶煞的眼神看着楠柯,楠柯赶紧挥挥手,说着,抱歉抱歉。

  说完像没发生什么一样的,挥手向桉木打招呼。

  “哟,看上去挺自在滴嘛”

  “...”

  “怎么?干嘛不说话?”

  “我,我喉咙有点问题”

  桉木用着嘶哑的声音回答道。

  “没事的,过几天就会好的。”

  楠柯用手拍打着桉木的胸脯。

  “你知道吗?昨天真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昨天下的是酸雨,看到你这幅清秀干净的脸皮,我就知道,肯定不是,哈哈哈哈”

  “是...酸雨,只是...不强烈...”

  “行行行,我知道了,你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带点什么吃的?”

  “不...饿”

  “嗯?饿还是不饿?”

  “...”

  “行我知道了,你喉咙有点问题就不吃辛辣的啦,给你买点粥,等着嗷”

  “...”

  楠柯就这么走了。

  整个病房,又变得空荡荡的。

  桉木想着,京会不会突然的出现呢,恐怕不会吧。

  或许这段时间,是他人生中运气最倒霉的时期吧。

  突然想起,自己的比赛结果还不清楚,但感觉,这样的发展...

  应该晋级了吧!毕竟吃了那么多苦头。

  昨天,桉木收到了一则qq消息。

  “你在诸安(地点)吧,我在米果奶茶店。”

  这是桉木喜欢的人-茜,发的消息。

  桉木赶到的时候,茜用吸管戳着柠檬茶里的柠檬,破坏了杯中水的宁静,一粒一粒的柠檬果粒分散出来,散落杯中,混为一体。

  桉木从来都习惯点一杯珍珠奶茶,茜却从来没把他放入她的通讯列表中,自然也没帮桉木点杯奶茶。

  桉木挥手向茜问好

  “嗨,今天我比赛,你来看了吗?人有点多,我可能没注意到你”

  人并不多,桉木伪装什么。

  “不,我没来看。”

  “...好吧。”

  桉木意识到,肯定会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

  桉木暂且平复自己的情绪,拉出座位,平稳的坐下。

  见茜还未开口,便问

  “那么,你叫我来,是什么事?”

  “有些话,手机上说再多也没用,我也说不过你,所以就当面跟你说一下。”

  “...什么?”

  桉木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你不觉得你喜欢我很累吗?”

  “...”

  “这次来,就是来和你说一声,请你不要喜欢我了,我不值得你喜欢,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天涯何处无芳草。”

  “不是的,你不是一般的人,每个人都不一样。”

  “不,每个人都跟我一样,甚至会有比我更好的人。你不要再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

  “...好吧”

  “...呃”

  茜似乎没意料到桉木竟然这么答应了,向来死灿烂打的他,居然,就这样结束了。

  出乎意料的顺利,茜一瞬间感觉到了自在,不再害怕桉木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困扰了。

  “还是朋友吧”

  茜这样说道

  “因为,我感觉你这人还不错,以后有小姐妹,一定介绍给你”

  我既然人不错,为何你不成全我,桉木心里想着。

  “那就不用了。我自己会争取的。”

  桉木觉得现在只是时候未到,总有一天,他会用行动让茜喜欢上自己的。

  现在的桉木就算看上去好像无所谓的样子,可他的内心,弱不禁风,心里自导自演好几处戏。

  毕竟他是个摩羯座,感情上的事,再强烈,也不会耽搁工作。

  所以,他跑了。

  只是因为,实在无法面对茜吧。

  他跑之前丢下了一句话

  “那个,我还要去看比赛结果,先走了。拜拜。”

  茜点了点头。

  突然下起的雨,也好,桉木可以偷偷的流泪吧。

  茜最后说了一句简单的话,可桉木没听见。

  她说

  “对不起,我们或许,只是萍水相逢。”

  茜和桉木认识,是从初中开始,一直到高中,都认识,且都同班。

  茜一直吸引着桉木,可没那种缘分,茜从来没在乎过桉木。

  茜现在是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在这个时代,微商界成为各大行业最容易挣钱的行业,茜就是做这个,她的朋友圈,很混乱,很杂乱,各种产品。

  可桉木,从来没见到过她的朋友圈。

  桉木也不是没有表白过,茜也让桉木作为备胎过一段时间,但茜认识到,这个人不适合当备胎,只因为,把他当备胎,他把你当现实的女朋友一般,就好像是完完全全的情侣关系,这就不算备胎了。

  桉木呢,工作的时候,一心想着工作,这种男人某一层度上讲也没什么不好,但茜不喜欢。

  桉木的工作,是坐在一家手机店里,当一名合格且已经工作很长时间的-学生工。

  这不是个收入高的工作,可很轻松。

  桉木的目标,遥远,他想做一名原创民谣歌手,可至今,素描也只是基础,吉他学的,还不如他的素描。

  有人说他工作那么努力,是时候自己开一家手机店了,做了那么多年了,干嘛不自己当老板呢。

  他听取了这个建议,也逐渐的朝另一条不知路发展着。

  那个时候,一位无业游民,仗着家里钱有一大把,跑到店里跟桉木说

  “走吧,我们去比赛,你不是一直想当个歌手吗?”

  那个人,就是楠柯。

   9.05分,敲门声响起,桉木刚想让隔壁床位的奶奶桑开一下门,奶奶桑却主动的开了门把手,进来的,是一位眉目清秀的男子,逐渐的向桉木走来。

  桉木觉得此男子略有点眼熟。

  男子见到桉木疑惑的表情,先开口道。

  “你是,你是那个比赛的吧!”

  “唉?是,怎么了?”

  “那个,你嘴,哦不,喉咙怎么了?”

  “感冒...”

  “那要好好养,你可是要靠歌声来行走江湖的。话说,你的搭档呢?”

  桉木才想起来,这位男子是那时候,比赛最后坐在观众席上的那个人,也就他一个人,所以稍微就有点印象。

  “他...出去了”

  “...那个,我以前一直在微博上关注你,我的名字叫,永离。”

  说完,握起桉木的右手,桉木的左手挂着吊瓶。

  “那个...我叫...桉木。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我会继续努...”

  这时候,门被暴力的推开,桉木知道一定是楠柯来了。

  果不其然,迎面而来的楠柯提着一个熟料带,里面放着一个圆形的熟料盒。

  楠柯看到一位男子愣住了一会会,把带来的粥放到了床头柜上。

  “桉木,这是给你带着粥。”

  便转头向永离问道

  “你是桉木的朋友吗?”

  “对对对,我是!”

  “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啊,他的朋友,我应该都认识才对啊”

  楠柯用食指蹉了几下桉木的肚子。

  “好小子,什么时候结识的兄弟,也不跟我说说。”

  “呃...刚刚”

  “刚...刚刚”

  “你是?嗷!你也是比赛的对吧!”

  “对啊,我和他是作为一个组合。”

  楠柯指着桉木回答道。

  “我叫永离,我一直都在关注着桉木。”

  “这样啊,谢谢啊,想不到桉木还有点人气,哈哈哈哈”

  楠柯不经笑了起来。

  “话说,你怎么知道我们会在医院。”

  “那个,昨天晚上,来看比赛,突然下起大雨,新闻报道还说是酸雨,我就在等雨的时候,看到一位女子挽着他,走进了自动门,后来打听着,就知道,他在这个医院。”

  “原来如此啊...”

  “恩恩。”

  说完,永离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公文包,拿出一张名片。

  “我是享名经济公司的,请问,你是否有意愿,加入我们公司作为一名正规艺人?”

  “什么!”

  桉木和楠柯同时惊讶道,同一个音高,不同的音色。

  “可以啊,可以啊,我非常乐意嘿嘿。哈哈哈,老子要出名了!”

  楠柯狂笑道

  “不是你,我是在问桉木”

  “...我,我和桉木是一体的,我们是组合,不可能分散的!”

  “这样说吧,你们组合完全不合适,实话说,你完全在拖累桉木,这次你们没晋级,在后台,我其实是这次赞助这次比赛的人之一,三位评委老师都一致认为,如果桉木可以合唱,一定可以晋级,偏偏你们是组合,所以很遗憾。”

  实际上永离并没有赞助这次比赛。

  只是他经验累计下来正常的判断。

  “这,这样吗?”

  楠柯感觉很不高兴。

  “别...别这样说,楠柯也很努力的。”

  桉木邹起眉头说道,如果要正常情况下,桉木肯定以尖酸刻薄的语言进行攻击,楠柯也很理解,说道

  “没事,桉木,这是你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呢。”

  桉木解开紧绷的眉头。

  永离继续说道

  “建议你这次好好修养一番,回头会有老师来联系你,你只需要给我个联系方式就好,那么我还有别的事,就先走了。”

  说完永离递给了桉木一张简介,和一只笔。

  桉木迅速填写完成之后,永离也就走了。

  “本以为...是个脑残粉...”

  楠柯笑了,回答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

  又看向窗外

  “真羡慕你们呐,都有目标,都有梦想,我却永远找不到,我想要的是什么。”

  “会有的,会找到的”

  “别说了,喝粥吧。”

  “恩。”

  后来的几天,医院检查后,没什么大问题,还好京及时发现,不然桉木就严重了。

  桉木顺利出院,可那个所谓的老师,一直都没有联系桉木,感觉像被骗了,但好像,又没有什么损失。

  什么都不继续想的桉木,回到工作岗位上。

  一股脑的工作去了。

本文由彩神大发快三人工计划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感受着你的呼吁想想曾经的点滴济南,    下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