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有十分的大恐怕与名角一齐上演,妪每谓余

作者: 情感专区  发布:2019-09-22

平凡的我,向往远方的夜空之城,那里有众多以点星点灯夜游的仙女,她们的美自然不言而喻,定是不能增减丝毫!欲飞天畅游,我只好梦中跪祈神灵千万年,助我插上隐形的翅膀,不擅飞的我,御风跌跌撞撞飞途,满心欢喜的暖,蜜一般的存在,抚愈一切伤痕!忐忑的心,幻想董永一般的传奇 ,仙凡的情,非常的情,一颗虔诚的心!相近的惊喜与彷徨,只期搏得一个微笑!

文|心子

项脊轩志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1

21层楼,狭小的天台。雾蒙蒙的天,凉飕飕的风。

小逗儿歪戴着小丑帽,咧着嘴“嘿嘿”笑了笑。

“好笑吗?我演的还不错吧?”

鸟过,无人。

已经很多年了,小逗儿一直都在这个少有人来的地方练习,他想成为出色的喜剧演员。

捡起地上的台词,他又看了一遍,准备重新再来一回。导演决定给他一个机会,如果能够通过,他将有可能与名角一起演出。

小逗儿哪都好,就是稍显内敛,当初也不知道怎么就选了这么个职业,不顾家人反对,直冲到他崇拜的偶像的城市。

据他的朋友说,他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儿,那女孩儿说喜欢看喜剧,于是,他就拼了命的学喜剧表演,结果女孩儿跟一个挖煤的跑了,而他却陷到这喜剧里再也没出来。

他的父母拿他没办法,每天看着他疯疯癫癫一个人自言自语,想尽各种办法给他介绍对象,然而,对方聊了几次就被吓跑了。哪有每天对着女友神经质的表演的呢?

归有光

2

手里的台词已经被他揉的皱皱巴巴,他仍然小心的把它收好在包里。拍拍屁股,摘下小丑帽,紧紧抱在怀里,闭上眼睛,心里默默的许愿,希望能够通过,然后离开了这属于独角的天台。

导演所在的大楼气势恢宏,现代时尚,然而在小逗儿眼里,那仿佛是一座遥不可及的山巅,攀登起来那么难。

“您好,我是来找王导的。”单眼皮儿一眯整个成了一道缝。

保安打了个哈欠,仔细看了看他,不屑的说了句:“来,登记,王导在8层。”

“诶,好嘞!谢谢大哥啊!”刷刷在登记簿写上自己的大名,小逗儿又仔细看了一遍,心里美美的,他不知幻想过多少遍自己红了以后拽拽的给人签名的那种情景。

再次谢过保安大哥后,小逗儿哼着小曲儿颠儿颠儿的去了电梯房。

未来,梦想,你们别急,我马上就到!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雨泽下注;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过午已昏。余稍为修葺,使不上漏。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旧时栏楯,亦遂增胜。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堦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

3

经过玻璃墙,小逗儿看着墙上自己的影子,偷偷的又臭美了一番,这才转弯准备进王导的办公室。

“王导,我来了!”小逗儿的眼里冒着金星,一脸的期待。

“哎呀呀,你看我这,我忘了和你说了,最近实在太忙了呀!你这个角色已经定了,昨天晚上刚定的,晚上回去的晚,我也没来得及和你说!你还是很有天分的,只是我这人才也实在太多!哎!”

听完这句,小逗儿就像是在做梦一般,半天没反应过来。

“啊!王导,这,这?我准备了好长时间,您不是很看好我的吗?”小逗儿差点儿扑到王导的身上。

“哎!是啊!可是,我这现在也是没办法啊!偷偷告诉你,你知道人家叔叔给我们这儿赞助了多少吗?你年纪还小,还有机会的!昂!快走吧!我这还有很多事呢!”

通往梦之彼岸的门就这样关上了,只留下了小逗儿再也笑不起来的面庞。

然余居于此,多可喜,亦多可悲。先是庭中通南北为一。迨诸父异爨,内外多置小门,墙往往而是。东犬西吠,客逾庖而宴,鸡栖于厅。庭中始为篱,已为墙,凡再变矣。家有老妪,尝居于此。妪,先大母婢也,乳二世,先妣抚之甚厚。室西连于中闺,先妣尝一至。妪每谓余曰:”某所,而母立于兹。”妪又曰:”汝姊在吾怀,呱呱而泣;娘以指叩门扉曰:‘儿寒乎?欲食乎?’吾从板外相为应答。”语未毕,余泣,妪亦泣。余自束发,读书轩中,一日,大母过余曰:”吾儿,久不见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类女郎也?”比去,以手阖门,自语曰:”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顷之,持一象笏至,曰:”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间执此以朝,他日汝当用之!”瞻顾遗迹,如在昨日,令人长号不自禁。

4

他风也似的冲了出去,中间撞倒了很多人,每个人脸上都写着“鄙视”二字,仿佛都见惯了这些盲目追梦的单纯孩子。

穿过一条又一条马路,无数的人来来去去。诺大的城市难道就没有我“阿逗”的容身之处吗?难道我真的就红不了吗?老子不信这个邪!

小逗儿心里忿忿不平,气喘吁吁停了下来。旁边一个乞讨的老人拿着破碗朝他晃了晃。

四处都是匆忙的脚步,还有冷漠的面目。这里是一个商业中心的小广场,人流量相当大。

小逗儿突然怔怔的想,既然王导那不行,我在这繁华的街头是不是可以赢得掌声呢?

想到这,他突然觉得有了一些力气,准备在街头实现他的梦想。

轩东,故尝为厨,人往,从轩前过。余扃牖而居,久之,能以足音辨人。轩凡四遭火,得不焚,殆有神护者。

5

放下包,穿好戏服,他开始了表演。

流利的台词,夸张的表情,一个又一个包袱抖出,慢慢的有人停了下来,跟着他演出的节奏哈哈大笑。

小逗儿越演越进状态,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他的了。人们不断的鼓掌,他演完一个又被要求继续演,他一连演了三个。口干舌燥,汗浸衣衫。

“我看你挺会扭啊,能不能趴地上来个蛇舞啊?”人群中突然有人提议,紧跟着还有一些人跟着起哄。

“那有什么?看我的!”说完小逗儿就趴了下去,如同一条鱼来回摆动身子。

那人正好丢了个苹果在他嘴边,“来,手别动,把这个苹果叼起来!”说完和旁边的纹身兄弟呵呵一笑,偷偷的说:“看着穷要饭的,为了钱啥都能干。”

小逗儿心里略有不悦,但是为了得到人们的喜欢,他还是照做了,慢慢的嘴咬着这苹果爬了起来。

“你这么能演,来个脱衣舞呗,我这见过女的脱衣服,男的跳脱衣舞还没见过呢!我认识一名导,只要你今天让爷高兴,我让他捧红你!老子也不缺钱,缺的就是个乐趣!”

小逗儿本想早点收场,听到这人认识名导,又不得不违心的笑笑,答应了下来。

一层又一层,他慢慢的脱了一件又一件,还配合着搞笑的台词,人们被他逗的捧腹不已。

“爷今天高兴,看你真不错,我听说那名导想找个脑袋能转到后面的演员,不知道你会不会啊?!”不怀好意的大哥摸了下鼻子,斜眼瞅了小逗儿一眼。

项脊生曰:”蜀清守丹穴,利甲天下,其后秦皇帝筑女怀清台;刘玄德与曹操争天下,诸葛孔明起陇中。方二人之昧昧于一隅也,世何足以知之,余区区处败屋中,方扬眉、瞬目,谓有奇景。人知之者,其谓与坎井之蛙何异?”

6

“把脑袋扭到后面?这,有点难度吧,就算是变魔术的也都是假的吧!”

“你还想红吗?诶,我那铁哥们导演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如果你可以,那可就红了啊!哈哈哈!”

“好吧,我试试。”为了明星梦,我豁出去了!

小逗儿扭了扭身子,感受了一下脖子的力道。深吸一口气,使劲的往后一扭。

只听咔嚓一声,小逗儿不动了,像是一具雕塑,慢慢的倒了下去。

“我天,这小哥们儿来真的啊?我就是逗逗他而已!快走!”说完和旁边的人一起迅速离开了。

彩神大发快三人工计划,人们为了不被牵扯离开了很多,还有很多拿出手机拍照,甚至自己摆出得意的表情和地上的小逗儿合影。

最后只剩下了旁边的乞丐,乞丐拿出别人曾经丢给他的二手手机拨打了“120”。

小逗儿被送到医院,依然没有抢救过来,但是,他的头转到背后的照片被当时的看客们发到了朋友圈,广泛的传播了开来。

他终于红了。

-END-


我是心子,你心里的影子。

余既为此志,后五年,吾妻来归,时至轩中,从余问古事,或凭几学书。吾妻归宁,述诸小妹语曰:”闻姊家有阁子,且何谓阁子也?”其后六年,吾妻死,室坏不修。其后二年,余久卧病无聊,乃使人复葺南阁子,其制稍异于前。然自后余多在外,不常居。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作者简介

归有光(1506~1571年)明代散文家、文学家、古文家。有“今之欧阳修”的赞誉,归有光生平坎坷,历经幼年丧母、科场八次落第、青年丧妻、家道衰落和叔伯不睦的挫折。

文学上,归有光以散文创作为主,其散文继承欧阳修、曾巩的文风,朴实自然,浑然天成,无故意雕凿痕,选材上多着眼于家庭琐事,自然亲切,感情真挚深沉,细节生动传情。

译文翻译

项脊轩,是过去的南阁楼。屋里只有一丈见方,可以容纳一个人居住。这座百年老屋,(屋顶墙上的)泥土从上边漏下来,积聚的流水一直往下流淌;我每次动书桌,环视四周没有可以安置桌案的地方。屋子又朝北,不能被阳光照到,白天过了中午(屋内)就已昏暗。我稍稍修理了一下,使它不从上面漏土漏雨。在前面开了四扇窗子,在院子四周砌上围墙,用来挡住南面射来的日光,日光反射照耀,室内才明亮起来。我在庭院里随意地种上兰花、桂树、竹子等草木,往日的栏杆,也增加了新的光彩。家中的(这里不翻译成“借来的”)书摆满了书架,我仰头高声吟诵诗歌,有时又静静地独自端坐,自然界的万物皆有声音;庭院、台阶前静悄悄的,小鸟不时飞下来啄食,人走到它跟前也不离开。农历十五的夜晚,明月高悬,照亮半截墙壁,桂树的影子交杂错落,微风吹过影子摇动,可爱极了。

然而我住在这里,有许多值得高兴的事,也有许多值得悲伤的事。在这以前,庭院南北相通成为一体。等到伯父叔父们分了家,在室内外设置了许多小门,墙壁到处都是。分家后,狗把原住同一庭院的人当作陌生人,客人得越过厨房去吃饭,鸡在厅堂里栖息。庭院中开始是篱笆隔开,然后又砌成了墙,一共变了两次。家中有个老婆婆,曾经在这里居住过。这个老婆婆,是我死去的祖母的婢女,给两代人喂过奶,先母对她很好。房子的西边和内室相连,先母曾经常来。老婆婆常常对我说:“这个地方,你母亲曾经站在这儿。”老婆婆又说:“你姐姐在我怀中,呱呱地哭泣;你母亲用手指敲着房门说:‘孩子是冷呢,还是想吃东西呢?’我隔着门一一回答……”话还没有说完,我就哭起来,老婆婆也流下了眼泪。我从十五岁起就在轩内读书,有一天,祖母来看我,说:“我的孩子,好久没有见到你的身影了,为什么整天默默地呆在这里,真像个女孩子呀?”等到离开时,用手关上门,自言自语地说:“我们家读书人很久没有得到功名了,(我)孩子的成功,就指日可待了啊!”不一会,拿着一个象笏过来,说:“这是我祖父太常公宣德年间拿着去朝见皇帝用的,以后你一定会用到它!”瞻仰回顾旧日遗物,就像在昨天一样,真让人忍不住放声大哭。

项脊轩的东边曾经是厨房,人们到那里去,必须从轩前经过。我关着窗子住在里面,时间长了,能够根据脚步声辨别是谁。项脊轩一共遭过四次火灾,能够不被焚毁,大概是有神灵在保护着吧。

项脊生说:巴蜀地方有个名叫清的寡妇,她继承了丈夫留下的朱砂矿,采矿获利为天下第一,后来秦始皇筑“女怀清台”纪念她。刘备与曹操争夺天下,诸葛亮出身陇中由务农出而建立勋业。当这两个人还待在不为人所知的偏僻角落时,世人又怎么能知道他们呢?我今天居住在这破旧的小屋里,却自得其乐,以为有奇景异致。如果有知道我这种境遇的人,恐怕会把我看作目光短浅的井底之蛙吧!

我作了这篇文章之后,过了五年,我的妻子嫁到我家来,她时常来到轩中,向我问一些旧时的事情,有时伏在桌旁学写字。我妻子回娘家探亲,回来转述她的小妹妹们的话说:“听说姐姐家有个小阁楼,那么,什么叫小阁楼呢?”这以后六年,我的妻子去世,项脊轩破败没有整修。又过了两年,我很长时间生病卧床没有什么(精神上的)寄托,就派人再次修缮南阁子,格局跟过去稍有不同。然而这之后我多在外边,不常住在这里。

庭院中有一株枇杷树,是我妻子去世那年她亲手种植的,如今已经高高挺立着,枝叶繁茂像伞一样了。


其实上面那些都是复制的,而我是来搞笑的。

就如标题所言

想加一句:今伐之,为搏小娘子一笑。

哈哈。

晚安

说的就是我

本文由彩神大发快三人工计划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他将有十分的大恐怕与名角一齐上演,妪每谓余

关键词:

上一篇:非得怒吼才可以释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