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茵假装是过季是不是向阳就好月末阳光 正好清

作者: 情感专区  发布:2019-08-30

近日烦恼 凌乱生活 如常牵强的微笑假装很快乐是不是勉强就好月初夏天 过半雨天 持续假装是晴天是不是习惯就好月中玫瑰 零落青草 如茵假装是过季是不是向阳就好月末阳光 正好清风 舒心假装很平淡是不是照旧就好

果然还是这样,又一次的重复,每次都要绕回到这个终点吗。果然我还是失败了,就像以往的那样,不甘、愤怒、绝望,我也想说点励志的,这只不过是个小挫折罢了,但我说不出口,太假了。

10.1《动车》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常常有种行为,若对我越抱有期望,我越不可能达到预期,而如果对我失望到想放弃,这时我就可能超常发挥远远超出预期。

深圳北-厦门北,三个小时。

这是到底是为什么?这并非主观意识的选择,更像潜意识与主观意识的博弈。根源应该是在潜意识。

我喜欢在火车站和机场这样的地方观察人,看他们在除了等待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会有怎样的举止。我想起了被上班族扔家里一整天的猫狗虫鱼。旅途中的某一刻,我们是猫,是狗狗,我们终于和它们处在了同一个视角,面对生命里必然的漫长与无所事事。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说人的潜意识形成源于童年0-3岁时的感受,后面的所有行为都是在重复这个阶段的感受。荣格说过的一句话可以简单概括:你的潜意识指引你做出决定,而你称之为命运。

靠在窗边睡了一会儿。

如果要改变‘命运’,前提是认知到潜意识是问题所在。然后探寻最初形成这个行为模式的感受,不过时间久远可能只能去寻找那记忆里的那个画面,不过它可能会藏得很深,潜意识根本不想去回想那个画面。

窗户里藏着最多的秘密

这时就陷入了僵局,找不到原因就没法直面这个问题,它就只能一直存在那,你的内心会很痛苦,因为你隐约能感觉到它就在你心里的某个地方,但你就是看不到,或不想看到它。这种痛苦会转化成一种愤怒转攻向自己内心,然后就又是一次轮回,就像荣格说的命运。

它给你光 使你靠近

改变,这注定是段痛苦而漫长的旅程,我不知道能不能走下去,我只是一直提醒自己:我已经在路上了。

它给你保护 使你无所顾忌

10.2 《猫与众生与我》

虐猫不该叫“漠视生命”,它只是“漠视同类”。

猫:哺乳动物、宠物。与人机能相似,承载人的情感,归为同类不过分。虐待同类被批判,更不过分。

但如果我五花大绑花式砍树,或者每天拿电蚊拍花式电蚊子,没有人会上门讨伐我。树和蚊子不会有肉眼可见的受虐反应,人便认为没有。即使有,似乎也没大碍,因为人感受不到,共鸣不了。

此处可推断:我们并不关心虐的是什么物种,我们在意的是"虐"这个行为有可能危及自身:一个面对虐待场景无动于衷的人,对同类也不太会手软。我们对虐猫者的愤怒,来源于自身可能遭到威胁的恐惧——人类中间出了个"叛徒"。

此处又可推断:虐待动物,如果真是因为漠视生命,立法的可能性就高了太多,这还没有算上其它立法争议点。人的世界里,思考任何问题都有一个根本的局限:无法实现(哪怕是接近)完全客观的视角。

有时我对自己感到陌生。自诩为多了点智慧的生物链顶端,却并不能理解人类之外任何生命可能的内在世界,仿佛人并不属于生物链的一环。我们的规范、法律、信念、未来,有多大程度上只是人类的自嗨呢。

这两个月愈发感到自己像蜉蝣一样渺小。所有生命的诞生都是一场偶然,来来去去了无痕迹。

一颗星星坠落

四周空气震荡,感到不安

一朵花儿枯萎

邻居小草弯了弯腰,隐隐作痛

星空还是那个星空

花园还是那个花园

大气层恢复了宁静

小草也直起腰来喝水

10.5《无限小》

今晚好开心,我很喜欢从提一个问题开始延伸发散到更多问题的感觉,每一处未知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难以割舍。梳理逻辑的过程是慢的却是享受的,有种大脑得到按摩的酥麻感。

以前我想象过世界是一具俄罗斯套娃,比如冰棒里也藏着一个完整的世界秩序,而这个世界里又藏着另一个完整世界,就这样环环相扣延续下去。不过现在我知道这是一种完全称不上科学的想象。微观世界的粒子运动毫无规律难以预测,不具备宏观世界的大部分特点。

看似有结论了,但其实上面这段话也是有瑕疵的。它漏掉一个描述前提:哪个维度的宏观/微观世界?

但维度跟宏观微观之间应该是相互嵌套的关系吧。比如三维空间里有宏、微观之分,但同时也可以把三维四维或者更高维的空间看成一个整体,因此就有。。等等,三维空间包含二维空间吗?高维空间也一样吗?

另一个问题,无限小。

无限小大概就是两根手指接触前的最后那一瞬。但有说法是,两根手指是永远碰不到的。只是相互之间的分子斥力让你感觉到对方的存在,其实它们之间并没有接触。但从另一层面看,它们的外层电子云接触了。所以又涉及到如何定义接触的问题。

数学上,0是不存在,无限小是无限接近于0。但既然一个数字存在,那它肯定有分解的空间,这样的话,怎么会有无限小的存在呢。还是说,无限小是一个过程?

10.6《心理罪》

前两年就读完了心理罪系列。凌晨三点半,看完同名电影,想起其中一部《教化场》,压抑涌上心头,抑制不住地颤栗。我现在感到恐惧,记忆开始失真。那个画面在喊我,梅雨季,骑楼,昏黄,墙壁上每一滴水珠仿佛都有强大的磁场,将我拉到画里。它们——停滞不动的云、蒸腾着热气的寂静城市——钻入我的大脑,试图吸取我的魂魄。我努力回想今晚和家人吃烧烤的细节,回想国庆前留下的工作任务,回想那天中秋听亲戚讨论换房子的事,然而这些细节都没有使我与面前的世界重新建立起一向强韧的关联。我对身边的一切感到无比陌生,那个画面像磁石一样将我吸引,它告诉我面前这个世界是我不该存在的地方,那幅画才是唯一的去处。平日里它深藏海底,只有我主动扬起遮蔽的浮尘,它才向我敞开一条裂缝,足以使我接收那个世界的讯息,却又迅速关闭。

本文由彩神大发快三人工计划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茵假装是过季是不是向阳就好月末阳光 正好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