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的是我的人生,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情感专区  发布:2019-08-30

无尽头的街,一直向远处绵延站在热闹却不属于我的世界不知道该走向哪边才能进入快乐的芳泉谁是谁的世界谁该在谁的左边为什么你还不出现

夜晚,独自听歌,突然觉得有些寂寞。可是,寂寞是什么?前段时间看中国新歌声,有一首歌叫《寂寞有多长》,如果寂寞是条路,我又该在这条路走多久?

图片 1

文/白二二

最近读到一本书,龙应台的《目送》。有一段写那年七月初七,蔡琴在台中的露天剧场演唱恰似你的温柔,掌声如雷。她说,你们知道的是我的歌,不知道的是我的人生,而我的人生,对你们并不重要。

在这五万人相聚的日子,三度中风陷入昏迷的“才子”沈君山却一个人在加护病房里,一个人。

龙应台则在露天剧场的第二排中间位置,她的前排坐着马英九和胡志强夫妇。她在书里用文字记录了这一天。才子当然心里冰雪般透彻: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

人各有孤独,寂寞有万分。身在舞台中央的蔡琴,坐在台下的龙应台,躺在病房的沈君山,他们都是走在寂寞这条山路上的,但没有去问寂寞有多长,或许早已与之为伴。

图片 2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谢容儿在《寂寞》里唱:你哭的事总有一天会笑着说出来,只是寂寞不曾离开。

或许我们都一样,总有人陪伴,哪怕是路人,也总要陪上你一段,送上你一程。可是旅途列车上,下班车流中,深夜酒醒后,寂寞是会趁虚而入的,类似于孤独却又不同。

久而久之,慢慢明白,或许早应习惯寂寞,细心感受寂寞,在寂寞的慢时光里,去聆听太阳升起落下的安静从容,狂风掠过山崖的猛烈呼啸,暴雨拍打屋檐的灵魂激荡,生命盛开绽放的美妙旋律。我终会与之为伴,走在这条山路不问有多长。

图片 3

寂寞,会聆听花开的声音,会呼吸泥土的气息,会触摸星辰的温度。清风徐徐,寂寞花开,暗香盈袖,欣然于心。

本文由彩神大发快三人工计划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不知道的是我的人生,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