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小的玉米一元两个,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

作者: 摄影  发布:2019-09-11

  宁夏固原市慕家沟,土坯墙断壁残垣。都说西海固苦瘠甲天下,而慕家沟又处于西海固大山深处,偏远而闭塞,宁静而贫瘠,大山与烂泥河阻隔住了它与外界的交流,据说进一趟城要绕道十里。而道路泥泞,随时都有翻进沟底的危险。6月初的一天,慕家沟的村民们迎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摄影展。

  大黄狗在窝里懒洋洋地卧着,它还不知道,它吃食、吠叫、奔跑的照片就竖在狗窝上;小黑驴悠闲地吃着草,一抬头,恰好与驴圈上照片里它自己的肖像打了个照面;村民们的照片,也出现在土坯墙、柴草垛、电线杆、树杈上、田间地头里,带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感。200多幅照片错落有致分散在各处,整个小村子突然有了一种艺术的光芒。

  这是由宁夏回族自治区摄协、固原市文联、固原市摄协主办的“慕家沟印象”大型摄影展,以“走进田野、走进生活、走进人民”为主题,弘扬摄影新理念,真实呈现祖国西北广大农村的真实境况。深入进驻山村,拍摄山村群众日常生存状态,展览布置在山村里,观众也是村民,这样的摄影及展览形式在国内摄影界难得一见,无疑也是“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重要实践,引领艺术走向民众,打造摄影新领地。

  “俺就是这个样子,他们想怎么拍就怎么拍嘛! ”

  恰是端午佳节,在外打工和求学的人都回乡了。这样的摄影及展览在慕家沟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一说搞摄影的来村里了,村民们如同见到亲人,亲热地打着招呼,端出自家做的凉粉、炸糕、浆水面、烤土豆,腿脚快的孩子一溜烟地帮拿相片、递钉子,年迈的老人也扶着相框,热心地帮着布展。

  展览当天,孩子们呼朋引伴,村民们也在一幅幅照片前流连,惊喜地一幅幅辨认着:“快看,这不是俺家的墙吗? ! ”“这是老杨家的女子呀! ”“你看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哈哈,不像你了! ”也许在慕家沟的孩子们心中,摄影艺术已经悄悄扎下了根,摄影展为他们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窗子。

  中午时分, 62岁的退伍老兵姚忠武特意赶来,搜寻着自己的照片,“您现在可是大明星了! ”看过照片的人向他开着玩笑,姚忠武笑得合不拢嘴。照片中的他,或是得意地展示着自己的宝贝烟袋锅,或是戴着入伍时的黑墨镜耍酷,还有端着饭碗吃饭的、拎着铁锹劳作的、坐在梯子上晒太阳的,每一张都神采奕奕。问他头一次被摄影家拍下来是什么感觉?他抑制不住地笑着说:“俺就是这个样子,他们想怎么拍就怎么拍嘛! ”拍摄他的是固原市摄协主席“老牛”牛红旗。拍摄的那些天里,他就住在姚忠武家的土炕上,和姚忠武同吃同住同劳动,记录下姚忠武点点滴滴的日常生活。几天下来,两人成了“勾肩搭背”的老朋友。“泥腿子姚忠武”一组照片也拍得自然、沧桑而又别有趣味。

  在另一个农家小院里,一个八九岁的男孩站在颓败的小院里读书,角落一处堆放杂物的土坯房是他专门用来写作业的“书房” ,没有桌椅,只是一块半米多高的土灶台。男孩站着趴在灶台上写作业,屋子里弥漫着牛粪味、鸡粪味,还有旁边炕上一团被子里的汗馊味,牛红旗举起相机,拍下了男孩满脸灿烂的笑脸。这组照片被命名为“三味书屋” ,挂在一处废弃的院落里,果树枝桠冲天,野草乱长,这里也是村民们自己聊天喝茶的“公园” 。

  山路弯弯,一辆车远远飞驰而来,卷起滚滚尘烟。一定是有好消息来了,是谁家的娃考上了大学?抑或是谁家新添了丁?在固原市文联主席杨风军的镜头里,一幅“好消息”咔嚓定格。慕家沟也是固原市文联副主席郭宁的故乡,留守儿童成为他关注的焦点之一。在他的一幅参展作品中,和奶奶留守家中的四五岁的女童,看到远方从城里回家的不认识的小姐姐,就伸开双臂欢笑着飞奔过去。“她太孤独了,太需要和人交流,太需要爱。 ”郭宁也利用自己的房子,开辟出农家书屋,为孩子和村民们提供精神食粮。摄影爱好者卜仲丽的一组“土窝村的孩子们”备受关注,将缰绳绕在脖子上弯腰弓腿拼尽全力拉山羊回家的瘦弱的孩子,在柴草堆前蹲着读书的孩子,跳跃到半空中做游戏的孩子,趴在残缺的土院墙上笑看来客的孩子,还没有牛背高却牵牛在田里劳作的孩子,还有在奶奶怀里流着口水天使一样望着世间的婴儿……每一幅作品里的孩子都纯真懵懂,令人心酸又莫名羡慕。其他摄影作品也各有特色,引人驻足。

  “拍摄这几天,学习感悟到的比平常自己拍一年都多! ”

  慕家沟、何家岔、雀儿庄是固原市西吉县马建乡土窝村的三个自然村。从4月20日到6月9日,固原市摄协先后组织了42位固原摄影爱好者分3次在这几个村庄进行了为期5天的蹲点跟踪拍摄。犁锄钉耙、牲口家畜、村民们的日常生活与劳作,等等,都被定格成一幅幅有着饱满质感的画面,拍出了摄影作品数千幅。他们告诉记者,平常摄影者去拍摄,大都是匆匆来匆匆去,拿出相机咔嚓几张,见到好的景色蜂拥而上,拍出的照片雷同且画面平淡。而这次固原市摄协组织的活动,是住在农户家里,融入到生活里边,熟悉了村庄里的一草一木,再去发现乡村之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视角,风格多元,拍出的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有故事,有感情,有摄影者想要表达的理念,于是照片就有了厚度,有了力量。只有深入生活,艺术才有源头活水。白天拍摄,夜晚聚在农家小院里看片交流,在不长的时间内,每位摄影者的摄影技术都有了大幅度提升,有摄影者说:“拍摄这几天,学习感悟到的比平常自己拍一年都多。 ”

  实际上,不只是这一次展览,到人民中去、到生活深处去一直是固原市摄协的追求。在担任固原市摄协主席之前,牛红旗就一个人走遍了固原大大小小的村庄,拍摄、采访、记录了每个村庄的故事,写出了一篇篇动人的文章。担任摄协主席之后,他更是以身作则,带动周围的朋友一起践行深入生活、多元化拍摄的理念,每逢节假日闲暇时间,就自备干粮带着摄影爱好者寻一个偏远村庄,指导他们,认真仔细拍摄寻常难觅的景观。牛红旗的爱人张慧在他的熏陶下举起了相机,杨风军说,他和爱人马彩玲以及很多摄影爱好者也是这样一点点被感染带动起来的,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爱上了摄影,生活变得更加充实而美好。

  最高的赞誉是老百姓的笑容

  什么是一次成功的摄影展?不只是在富丽堂皇的拍卖厅或展览馆,供光鲜亮丽的观众品味,获得评论家的赞叹,摄影展最高的殿堂,恰恰应该是在老百姓当中,最高的赞誉是老百姓的笑容。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展览从几次住进村里拍摄,到布展及最后的展览,全部是由固原市文联、固原市摄协带领摄影家、摄影爱好者自费完成。活动由杨风军、郭宁、牛红旗、黄双庆共同策划;由固原市摄协理事黄双庆赞助了两万元用于洗照片和装框;固原市文联主席及摄协主席团、工作人员带着家人、摄影爱好者齐上阵,将一幅幅作品用钉子、木棍、铁丝钉在土墙里、绑在树杈上,齐心协力完成了这次特殊的“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摄影展。宁夏摄协副主席张春荣、吴建新也参加了展览,对展览给予高度评价,并为参展者一一解读每幅照片的优劣之处。

  慕家沟摄影展览还邀请了固原市群艺馆文化惠民演出助兴。山路崎岖,大篷车中途油管破裂,又两次险些遭遇车祸,行走近6个小时,几经周折才抵达慕家沟,为村民们带来不一样的节日祝福,这也是慕家沟第一次有了文艺演出。慕家沟展出后第二天,展览又移到了固原市的广场上,在马路边一溜排开。市里的居民和旅游到此的人驻足欣赏,被强烈的城乡反差所震撼。一位市民指着其中的一些黑白照片说:“这是几十年前的老照片了吧? ”实际上,在中国广大的农村,还有许多这样保持着原始风貌的村庄。这些照片,也给城里人上了生动的一课。

  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特约刊登

七月11日午后,第五届"老百姓"大旨水墨绘画作品展览--《老百姓.一天》在中岳庙进行,展览文章由孔府水墨画社十名社员深刻百姓生活,经过数月提炼而成,充裕表现了衢城各行各业的平凡的人平凡而实在、勤奋而又开展的精神面貌。

彩神大发快三人工计划 1

听新闻说,影展将会屡屡二个月时间。

下班看到有卖鲜苞芦的,就凑过去想买多少个。

允许转发,转发时请标记来源和小编。

卖玉茭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农村妇女二姑,脸被晒得黑黢黢。

稿件一经选择,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无偿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同盟关系的非赚钱性各个出版物、互连网与手提式有线电电话机端媒体及职业学术文库等。

买包米的还会有一男一女,当中妇女说:“这样小的棒子一元多个,那么小,能吃着吗,五个呢!”

彩神大发快三人工计划,由稿件引起的作品权难点及其法律义务由小编自行担任。

另四个先生也对应,一同提出的价格索要的价格。

大娘说:“可特别,这就够平价的了。小编早上从地里掰完玉蜀黍就来卖,连早饭都并未舍得买,计划卖完那点,中午返乡一顿饭了。”

此刻站在路边上的三个女士,直接给她要三个老点的棒子,说回家做粥。初步姨姨不情愿给她。可是她不死心,平素在唠叨。

此刻也许有人接力围过来询问价格。

阿姨疲于应付了,赶紧给了他一个苞谷,让她走了。

那会儿三个开着不错车的汉子,喊买包谷的女郎母亲,让他去买德克士,她承诺一会去买。

男女挑好玉茭后,各付了五元钱,大姨给他们找好钱,要走的时候他俩又分别拿了二个苞芦粒才罢。嘴里还嘟哝着,玉茭那么小。

一会买玉茭的女郎又赶回,说姨姨少给他找了一元钱。

大娘说,钱是与那多少个男的一块搜索来的,大概是给错了,反正也不记得了。她只可以又给了那贰个女的一元钱。

如若如此卖一天包粟,还不累死。以为二姑已经很疲惫了。

社会上无数人买高等化妆品,高等服装眼睛都不眨一下。

不过与小商小贩买东西的时候却讨价还价,一毛都不放过。

常常在菜市集,看到数不胜数穿着光鲜亮丽的人,也不分男女,与小贩们争得面红耳赤。

进而社会底层的一般大家,越未有被温柔对待。

本文由彩神大发快三人工计划发布于摄影,转载请注明出处:这样小的玉米一元两个,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