则岔石林,原始森林

作者: 摄影  发布:2019-11-13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彩神大发快三人工计划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九寨沟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五彩池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桑科草原

长海

原始森林

夏河

五花海

九寨沟

则岔石林

原始森林

发表于 2002-11-22 18:20

因为想避开人群,所以决定清早六点出发去黄龙。前一晚还和kris说好,我醒来后就叫他起床。要命的是,我居然没听到闹钟的鸣响。催我起床的,是重庆大哥的敲门声,车都在楼下等着了。以最快的速度收拾了行李,匆匆告别了kris,急急上路去黄龙。 由于出发早,所以,我们是黄龙的第一批游客,山顶的工作人员都还没有上山呢。 川北的天气很冷,一夜的低温过后,黄龙栈道的木板上,都结着一层很厚的霜,白蒙蒙地在游人的脚下延伸。这样的景致虽然让我们有点惊喜,可是不久便不无遗憾地发现,结了霜的栈道很滑,走路时需要分外的小心。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这一真理,在黄龙得到了又一次的验证。 黄龙的看点是彩池,钙化的地貌使得池水具有梦幻般的色彩。可是,池水的日渐枯竭是那样令人失望,黄龙的美丽也因此而大打折扣。在一些地方,甚至一滴水也没有。黄龙是离不开水的,缺水的黄龙让我后悔到此一游。 所幸再往上走还是看到了风景,不远处那不知名的雪山始终在我们的前方巍然屹立。当太阳终于升起来了以后,雪山在阳光里泛着冷艳逼人的光芒,让我们甘心情愿做了那山的俘虏,迎着山峰,一次又一次地按动快门。 边走边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山顶。黄龙的得名,是因为有个黄龙洞,收了那么贵的门票,那洞,居然还不对外开放,够捉弄人的。而山顶的黄龙寺其实是个道教的福地,一路上,多的是来朝拜的日本人,很夸张地带着氧气,在那里作状虔诚,看着也觉得讨厌。随即去了黄龙寺的后方,看到了作为黄龙景区标志的五彩池,在太阳的照耀下,池水色彩斑斓,尚值得一游。也许是对黄龙期望太高了吧,面对彩池,没有想像中的那般激动,只是象征性地照了几张相,便择路返回。 回到车上,时间还早,决定去神仙池。由于赶时间,午餐是路边小吃店里的包子、鸡蛋,虽然艰苦了点,那鸡蛋的味道却是让我久久回味。到了神仙池,才知道那里从10月1日开始闭门谢客修建栈道。大老远跑了来却听到这样的消息,当头一棒的感觉。好在幸运的降临总是那样地突然,常常让不设防的我们,惊喜到手足无措。我们遇到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司机,动用他在当地的关系,终于找了一位可以“拍板”的人下令放我们进去,门票自然也免了。刚刚还是平地惊雷,一下子,便是日出云开。 先前听别人介绍神仙池时,用的是“九寨+黄龙”的字眼。理所当然地,过了拦住我们的那道关卡,就一心期盼着能看到比黄龙更美的彩池。可眼前除了公路还是公路,司机告诉我们,这条山路有42公里,要开一个多小时。当时还想,什么路嘛,居然要开这么长时间,司机也太夸张了点吧。后来才知道,这条一个月前刚刚修峻的水泥路,连接着十几座山头,路上多的是急转弯,车速不可能拉得很快。到底是经验丰富啊,司机以娴熟的车技,把我们安全地带到了神仙池大门口,所有坐在车上的人,这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在路上,每一次的拐弯,都感觉自己的车会飞下山去,神经绷得紧紧的,太过刺激了。 神仙池景区位于原始森林中,整个景区内,除了修栈道的民工,就我们这几个人,感觉非常的好。那个地方,真的是九寨与黄龙的结合,虽然一样缺水,那份美却是黄龙没法比的。刚刚关闭的神仙池,栈道还没有修好,很长的一段路,我们都得在布满落叶的泥土上行走,优越感在那一段路上溢满整颗心。那泥土,松软异常,踩在上面,很有弹性。由于司机是陪着我们一起进去的,看着我又兴奋又好奇的模样,便忍不住告诉我,那叫腐植土,是千百年来飘零的树叶在泥土上堆积形成的,如果用来养花种树,是首选土壤。原来如此。好一处“零落成泥碾作尘”的所在,虽然没有梅花的香飘万里,但在人迹稀少的神仙池,自有一股源自树木的暗香,隐约地在空气里浮动。因为没有正式对外开放,我们甚至还走到了干涸了的钙化彩池中央,照相、散步,玩得不亦乐乎。 我不知道当神仙池修葺完毕重新向游人开放时,还能不能保留这样一份原始古朴的美,至少那一刻,对神仙池所有的赞美都真诚地发自每一个游览者的心里。 回去的路上,我竟在车上睡着了,全然无视那长长的布满危机的山路。要知道,以前每一次坐车走山路,即使全车的人都睡了,我总还是清醒着的。虽然我不是佛教徒,却还是觉得以佛法无边来解释更合理一些,有了活佛的祝福,这一路,我走得安全而顺利。 天黑之前,我们赶到了九寨沟口。安顿停当之际,接到了来自郎木寺的电话,是僧人达吉打来的。那一刻,真想告诉他,川北的风景再美,也抵不过我心中的郎木寺。我会再回去的,一定。冬天的晒大佛,春天的格桑花,夏天的香浪节,我一定会再回去。 即时攻略: 行:松潘有车直接开往九寨沟,好像早上七点半发车,发车地点就在城楼旁的汽车站,十一点左右可以到九寨沟。如果包车,一般都是四人的小汽车,去黄龙与去九寨价格都是150/车,松州宾馆的门卫可以帮忙联系车辆,九寨沟口打的是5元/人而不是5元/车,上当的人很多,务必注意。 住:九寨沟口宾馆很多,各个价位的都有。如果不是黄金周去,可以很方便地找到房间,还可以讲价。即便再明码标价的宾馆,过了黄金周,房价打对折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口碑较好的有荷叶宾馆、交通宾馆。 吃:九寨沟口吃饭的地方虽然很多,但有特色的并不多,那天经重庆夫妻推荐我们去吃求溪鲶鱼,先将鲶鱼切块放入佐料煮,鱼块吃完后再放入蔬菜煮,味道很不错。辣。 游:如果时间有限,建议不游黄龙。在明年5月神仙池正式对外开放后,更是建议放弃黄龙去神仙池。黄龙海拔三千多,只要不是狂奔上山,根本用不到氧气。而几乎每一个参加旅行团的人都是人手一袋氧气,50元/袋,形成黄龙独特的风景线。如果游黄龙,下午两点是一天中游客最多的时间,建议早上去,九点以前到最好,人少,可以从容游览。游完全程大概需要4-5小时。黄龙凭学生证可以优惠30元,售票员会认真看一下学生证。 费用:合计270元 黄龙票价80元,午餐3元,九寨沟口住宿50元,包车费107元,晚餐30元。

碌曲

诺日朗瀑布

郎木寺

日则沟

发表于 2002-11-01 20:19

在桑科草原上策马奔驰的感觉应该很好,可是,我们的行程有点不堪回首。 因为从未骑过,所以在初上马的那一刻,甚是紧张,只是让那个叫gabi的藏族小男孩牵住缰绳,在大草原上,我这样骑马的方式实在有点夸张。因为害怕高原强烈的紫外线,我用各式工具把自己装扮成阿拉伯人,全身除了双手之外,没有一处皮肤暴露在太阳底下。这身打扮,与草原的风景格格不入,却是可以防止被阳光晒伤,又为我蠃得了极大的回头率,自鸣得意了好一阵子。 而我终究是胆小的,骑在马上的时候,手不敢放开马鞍一秒钟,在这份战战兢兢里,由着马儿将我驮向草原最深处。在给小gabi吃糖的时候,发现了一件最不幸的事:我的这个小向导,居然听不懂一句汉语!万一发生什么事,我还得找个翻译才能与之交流,无奈之余,只能紧张再紧张地抓住缰绳,就连后来面对相机所展露的笑容,也深藏恐惧。 桑科的浓重商业味是早有耳闻的,最突出的表现就是那里的马出奇地听主人话。主人不让跑的时候,任你怎么夹、喝、拍、抽,它就是不跑。同行的两个男孩子很威风地独自骑马,H君的后来居上还着实让我羡慕了一回。可是,当他豪情万丈地向我们挥手“兄弟们,我先走一步啦!”,话音未落,他的马一下子停止奔跑,开始怡然踱步,性急的H无论用何种方法,它就是不跑,只在马主人的轻轻呵声里,才象征性地跑几步,把刚灰了心的H从失望的谷底重又拽上快乐的峰尖,而后那马继续踱步。如此往复无数次,只可怜那马背上的人哟,在快乐与沮丧之间被无情抛摔,直至最后磨没了脾气,由着马儿缓缓向前。 平淡的骑程终究因了几只藏獒的介入而变得精彩刺激。 精明的桑科人在未经我们同意的情况下,把我们带入草原深处。在途经一牧民家园的时候,几条藏獒将我们视作入侵者,哮叫着冲上来。我的马,那时常落后于他人的马,在关键时候,倒是出人意外地冲在了最前面。我那个怕呀,此时,只恨自己没长双翅膀,好早早飞离这凶险这地。好在gabi还算尽职,惊慌逃命之际,没忘牵着马,事后想想,如果万一他弃马而逃,我可能就是第一个在桑科草原上“虎落平阳”的游人了。而我们之所以能平安逃出来,是同行一MM所骑之马的主人,一个藏族大男孩,在关键时刻显示了男人的气概,抽出藏刀,随时准备与藏獒决斗到底。凭着那股势气,藏獒终于被他们用石块打跑了。惊惶甫定的我们都央求藏民快些将我们带离这是非这地,生怕那群恶狗卷土重来。 好不容易冲出狗占区,在山坡上稍事休息,那真是心旷神怡呵。远山连绵,草原灿黄,一派丰收的喜悦。如果是在夏天,芳草萋萋,那就是绝对的完美了。 经历了这段插曲,我们的时间所剩无几,而草原,刚刚走了一半。任凭我们又求又叫甚至是以不给钱作威胁,我们这四个人的马队还是以固定的速度向终点缓进。当终于回到同伴们中间时,大有虎口脱险的感觉。谁说人定胜天的?人也许胜得了天,却真的奈何不得桑得草原上那些驽马。 在车子启动的那一刻,下雪了,漫天的大雪让我们欣喜若狂。伴着雪花,夏河渐渐地淡出了我的世界。 车开出没多久,又是艳阳高照了。在正午的阳光里,我们沉沉睡去。当阳光开始收敛灼人的光芒时,我们到了一个三岔路口,经历了与黑心司机的商量、讨论、争执乃至争吵之后,终于可以去一个尚在开发的景点:则岔石林。 在攻略上知道那是个美丽的所在,甚至,这份美丽延续到了进则岔的土路上。前方队员发来的消息说,去了则岔不会失望。可怎么还不到呢?车行一个半小时之后,我们才到达目的地。好在路上风景甚美,否则,倒真的要打退堂鼓了。 到则岔已是五点,据说游完全程要两三个小时,经一番民主表决之后,决定还是进去,哪怕只是半个小时,粗略看一下也好。 那真是一块好地方啊,大兴土木地修栈道,我们得以在溪水上一条简易的小栈道上行走。亲水的感觉真好。“除了水,简直赛九寨。”说这句话的人逗留了三个小时,而我们只有四十五分钟。点到为吧,留一些想像留一点遗憾。这样的行程也许更美丽。 新增的则岔改变了我们的计划,当即决定不去玛曲,直接住在碌曲,好好调整一下,第二天边看风景边去郎木寺。 碌曲民风淳朴,宿地的老板人极和善,强胜于街对面的县政府招待所。 于是住下,一夜无话。 即时攻略: 行:兰州到朗木寺的路是一条土路,目前正在修路,据说这条路还要再修两年才能完工,所以,车很颠;车到一个三岔路口时,有巨大的指路牌,一边拐向则岔,一边通向郎木寺方向,从这个路口到则岔还有近一百公里,前一程为柏油路后一程为土路,行车时间为一个多小时。 吃:午饭吃干粮,晚饭在碌曲招待所隔壁的一家小饭店里解决,味道一般,炒白菜很好吃。 宿:碌曲招待所,隔壁即是公共浴室,3元/人次,单人间。住店的人可以免费洗澡,但大家都觉得招待所的老板人和气,还是付了浴资。可以让浴室的老板娘帮忙把热水开大些。 游:无论是看草原还是骑马,建议都不要去桑科。好的马,都是藏民自己骑而不提供给游客的,用来赚钱的马,大部分都是老弱病残,扫了游兴还耽误时间。则岔石林景色真的不错,只是从离开三岔路口开始到返回三岔路口,游览这个景点至少需要五个小时,并且现在要去必须包车。 费用:合计84元 草原践踏费5元/人;骑马50元(21元/小时,共骑了两个多小时);则岔石林门票14元(22元/张,讲价至16个人买10张票);碌曲招待所15元/人。

树正沟

发表于 2002-11-22 18:22

连日长途奔波赶路,每个人的疲惫显而易见,于是,决定在进沟之前,睡到自然醒,难得奢侈一回。 当准备完毕来到九寨沟大门口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在讨论犹豫了许久之后,最终决定还是买车票进沟。过了长假的九寨沟,有点冷清,我们要的就是这份感觉,可以从从容容地细细品味沟内的风景。上了可能是世界上车费最贵的电坪车,折腾着找到了宝镜楼,说尽了好话,才让主人德尕安排我们住进风味浓郁的木楼,放下行李的那一刻,竟笑得合不拢嘴。 那天去的唯一一个景点是长海,排着队看风景,躲也躲不掉的人群,天空飘浮的绵绵雨丝更是令人恹恹地提不起精神来。挤在游客中走了500米去看五花海,本该动人无比的海子,呈现在我眼前时,却是乱哄哄的,毫无美感可言。虽然极度渴望在幽静的栈道上走走,却因为同行的伙伴没一个响应而悻悻然打消了这个念头。 早早回到宝镜楼,还远没到吃饭时间,便四处闲逛。在一家小商店的门口,居然遇到了波兰夫妻与kris,更巧的是,他们就住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在九寨沟意外地遇上他们让我欣喜万分。老朋友见面,少不了彼此寒喧一番,还约定如果晚上有空,在一起打牌。那一刻,走不成栈道的沮丧被老友重逢的喜悦追赶得无影无踪。 告别了洋人们,开始找寻属于我自己的美景。九寨的秋天真的美得异常动人,那树叶的色彩绚丽得让人找不出词语来形容。在坐车去长海的时候,早就看中了一条上山的小路,当即决定与重庆女孩去爬山,虽然只上了那么几十米,但,一切已经足够了。 那是一处两山夹着一个寨子的所在,抬眼望出去,但见得云霭在对面缤纷的树丛上缠绕翻飞,近处是藏人茅舍里升腾的炊烟,静心之下可以听见鸟鸣。这时的则渣洼沟,已经没了游人,整座青山,已为我与重庆女孩两个人所有,那一刻的满足感,无从细述。 我们在山上边看风景边聊天,深深沉溺于九寨沟的美景里,直到重庆大哥发了N条短消息催我们下山之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那里。回到宝镜楼,已是晚餐时间。在主人的客厅里,与我们坐在同一张餐桌上的,居然是三个上海女孩,他乡遇故知的幸福感油然升起。并不可口的饭菜,幽暗得仅能照见人影的灯光,简陋的外部条件并不能减灭我们的兴致。我们边吃边聊,四海为家的时候,聊天是最快乐的一件事。宝镜楼里那个雨声淅沥的寒冷夜晚,聊天是我们唯一的娱乐,从客厅到睡房,我们居然聊了一整个的晚上!临睡前,大呼小叫着用冷水洗了脚,又拥着被子和重庆女孩聊了会天,才心满意足地睡去。 第二天的一大早,被楼下的阵阵惊呼唤醒。急急下楼一看,原来是一群同宿宝镜楼的游者面对美景发出的赞叹。清晨的则渣洼被雾气包围,彩色的山在乳白色的薄雾里显得那样秀丽。于是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边刷牙,心里还不住地想,除了我们,谁能边刷牙边看风景?想着想着,居然含着牙刷笑出声来,全然不顾重庆女孩投来的好奇的目光。 在宝镜楼吃完早点,便坐车去原始森林,由于车票隔日无效,所以,上车的时候,总是有点心虚,好在坐车的人很多,没有人来查票。行车半小时,到了原始森林,选择了与大批游客相反的方向,上了我心仪许久的栈道,艰苦而又快乐的行程从那一刻开始。 九个小时啊!整整九个小时,从原始森林到诺日朗瀑布,所有的栈道上都留下了我们的脚印。走也走不完的栈道,看也不看不完的风景,藏也藏不住的好心情,这就是属于我个人的九寨沟。 而我也是真的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一路上的那份美丽。“九寨归来不看水”,我们所走的栈道,虽然离那些美得让人惊叹的海子很远,但那几乎全程伴着我们的溪水,时常会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停下来仔细欣赏一番。于是,二十多公里的山路,在我们脚下蔓延、后退,我甚至于一点累的感觉也没有。路上鲜有游人,只偶尔遇到几位清洁工,拿着大大的扫帚清扫栈道上的落叶,如果他们不是那么勤快,而是让落叶慢慢堆积,栈道肯定更有味道。在不住的感慨声里,重庆女孩与我并肩向前,边走边聊。低头着走路的我们,任何时候的一抬头,看到的都是绝美的风景。树林里的空气也清新异常,我们走在前面,大口大口地作着深呼吸,说是要好好“洗肺”。那不间断的深呼吸真的让自己感觉头脑清醒、心旷神怡。 唯一的可惜之处,是没有长镜头,好些景致,都无法摄入相机。也许这样也好,摄不下来的时候,就会努力去记忆,没准,这份记忆会更长久,一如同行甘南那群朋友心里的郎木寺。 再怎么放慢步子,九小时的跋涉终究还是有点作用的,晚上吃了并不可口的饭菜,与杭州折桂山庄的庄客们聊了会天,便早早睡了。 一夜无梦,只是没有热水漱洗和衣而睡的夜,有点冷。 在前一天饱览了日则沟原始森林的秀丽景色之后,第二天,我们决定游完树正沟就结束九寨之旅。最后看到的风景,常常是最美丽的。树正沟就是最好的例子。 依旧选择走栈道。一路走一路捡拾风景,在一处有着美丽倒影的小海子前,我们休息吃东西,居然又碰到了那对波兰夫妇!kris则离开九寨去了中甸,去找寻属于他的香巴拉。老朋友能在沟内再度重逢,兴奋之情不溢言表。我们交换着食物和水果、交流着前一日的行程,不时爆发出爽朗的笑声。小事休息之后,继续我们的树正沟之旅。美景之下,又有老友加入,脚步竟显异常轻快。一身轻松的我,主动提出帮他们背看来很沉的小背包,而他们竟也完全信任我,将也许装着贵重物品的小包给了我。被人信任是一种无法言述的幸福。几日不见的太阳,在这一刻居然也从云层后面露了脸,进沟以后还是头一次见到太阳呢!我对他们说,是幸运之神让我遇见了他们,又是他们为我带来了太阳,阳光下,笑容在每个人的脸上炫烂绽放。 在参观完水车转经后,到了与波兰夫妻分手的时候。卡米,以她们国家特有的方式给了我一个吻,深深的,我也回了她一个。几天的旅程,我喜欢上了这对夫妻,而我的存在,也给他们的中国之旅添上富有人情味一笔。那一晚在松州宾馆,kris也曾告诉我,他把我写进了日记,每个人都非常感谢这一路上我为他们提供的帮助。他们可能并不知道,走在路上的时候,我也是个游子,可是,因为有了陌生人的无私帮助,漂泊的心,才远离孤寂。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只为了让他们和我拥有同样的感受。甩开城市的繁华与功利,人往往变得赤诚而坦荡,人与人相处时的那份质朴与纯真,值得让我久久珍藏。 告别了波兰人,回宝镜楼用了午餐,便打点行装出沟。虽然我说过五年内不会再去九寨沟,但美丽的九寨留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特别是那些彩色的森林与沉寂的海子。海子的名字早已忘了,长驻记忆的,是那纯净秀丽的海子里森林的倒影,更是那些安躺于水底的树干。“腐木复新”是人类赋予他们的名字,而我,却是固执地相信它们一直都是有生命的,静卧于湖底,见证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如同跟随波兰人走在栈道上,就可随处看见美丽的小鸟一样,用心感悟的时候,美景无处不在。水底这些见证世界的生灵,在它们的面前,人类是那样渺小与微不足道。那一刻,由衷感谢沟内藏人对生态的保护,多年的星转斗移之后,我们还能看见树干初入水时安详的模样。九寨的海子,正是因为这些树干而富有灵气。 出了沟,包车去松潘,来时因瞌睡错过的风景此时全给补上了。九寨沟至松潘一路上的风景并不逊色于沟内,只是慨叹在一处很美的地方要修建宾馆群。文明是进步还是退化?我不敢作答。 风景再美,也抵不过瞌睡,坚持了很久之后,终于还是睡着了,一觉醒来,已到了松潘城外。 松潘是个很有味道的城市。那一夜匆匆入住,第二日起早赶路,都无法好好品味这座小城。放下行李,购好第二日去成都的车票,我们开始在松潘城内走马观花。 半路赶来的朋友说城内有廊桥尚值得一看,重庆夫妻欲先祭了那亏待多日的五脏庙,我与朋友结伴同游。 这确实是一座很特别的小城,古朴的街巷很有历史的况味。在那独特的廊桥上,更是有着鲜活生动的市井生活图。南来北往的人流中,我静止了,松州城古老原始的美在那刻深深植入我的记忆。过了廊桥出了城,转入另一侧的城门,斑驳的城楼颇具沧桑感,登上楼台,松潘人摆出的方城战扫了我的游兴,只匆匆看上一眼,便下楼。也许,很多事物,只适合远观,比如郎木寺的天葬,比如松州城内的那一座城楼。 晚饭是在小摊上解决的,烤土豆烤肉串烤茄子,就着炉炭微微呛人的烟气,彻底解决了我肚里的那些馋虫。填饱了肚子之后便去逛商店,一家家地驻足,只是用双眼找寻那一眼便看上的东西,购物的快乐,全在于发现尤物那一刻的惊喜。许是无心插柳吧,离开之际,竟也有颇丰的收获。始料未及。 而坐在阿里肉摊上等人的时候,偶遇一内蒙的男孩子,与他快乐地聊着。于我而言,旅游的意义,全在于一程又一程的跋涉之后,在与一个又一个陌生人的畅聊里,让日渐蒙尘的心,复归透明。 明天就要去成都了,快乐的行程即将结束。带点遗憾入睡的时候,已是子夜时分。 即时攻略(10.9-10.11) 行:从九寨沟车站有发往松潘及成都的班车,往成都的班车都在上午发车,中途要在水晶加工场停留,所以行车时间需要12个小时,建议下午出沟后先去松潘,第二天由松潘去成都。从九寨沟去松潘,有班车,价格为25元/人,建议在沟口找出租车司机包车,可以讲价到120元/车(没有营业执照的黑车,正规出租车要价150元以上),行车三小时左右可以到松潘。 住:九寨沟内可以住宿的地方很多,因为宝镜楼是《藏羚羊》上推荐的,所以,慕名而来的驴子很多,服务员的态度相应就差了很多。其实仅仅在宝镜楼周围,也有多处同样的木楼住宿,老板们都很客气,价格和宝镜楼差不多,15-20元/人。在沟口也有兜生意的藏民,有名片发,还承诺有车来接,建议先要上一张,以防万一。其实藏民家也可以住,自己带睡袋的话,可以讲价到20元。 吃:在九寨沟内如想吃正餐,只在则渣洼附近有自助餐厅,价格贵而且味道也不好,现三叉口车站旁正在修建大型餐厅,界时可同时供几千人用餐。景区内一路上凡休息点都有小卖部,出售饼干与饮料。在住宿点吃早餐时,可以买几个鸡蛋带在路上吃,那里的鸡蛋新鲜好吃。由于沟内饼干品种较少,建议在沟口购些干粮,最好再购一些水果,沟内没有水果出售。 游:游九寨沟两天三天不算长,一周两周也可以,我所知道在沟里时间住的最长的一位客人,是新加坡人,在宝镜楼里足足住了两个月。九寨沟里“方便”很方便,免冲厕所随处可见,只是大部分厕所没处洗手,注意不要随便在溪水里洗手,被管理员看见是要受到重罚的。九寨沟内不要随意收集树叶,无论它是长在树上的还是掉在地上的,被管理员看见也要受罚。垃圾不要乱扔,既体现个人修养,也可免于被罚款。九寨沟的门票要145元,凭前一日的门票可办理二次进沟,价格为40元,换句话说,可以在进沟前一日想办法向出沟的游客收当日门票,第二日便以二次进沟的价格入沟游览。凭学生证可优惠30元,学生证真伪查得不严。 费用:合计632元 九寨沟门票115元,电坪车90元,进沟当天早餐10元,购水果蔬菜30元,宝镜楼住宿40元,宝镜楼用餐30元(5元早餐*2,10元晚餐*2),九寨沟包车去松潘30元,松潘城内街头小吃14元,松州宾馆住宿20元,九寨沟内购物25元,松潘城内购物228元。

本文由彩神大发快三人工计划发布于摄影,转载请注明出处:则岔石林,原始森林

关键词: